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由巧綿供稿

  我不相信愛情,但我需要愛情。就像生存,必須要有空氣。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去年初秋時節看的《苔絲》,對于一個過目就忘的人,時隔半年再來寫讀書筆記,純粹是因為今天難得有了一個空閑的傍晚時分,又恰好《苔絲》放在書桌上。

  詳細的情節不太能說得清楚了,但是看書時的心情和感受,記得很清楚?!短z》是托馬斯·哈代在維多利亞時期的作品,也叫《德伯家的苔絲》。在維多利亞時期,社會對于女性的要求是婚前守住貞潔,婚后忠于丈夫。同時具備純潔、貞潔、優雅、端莊等體現女性特色的美好品質才能被視作完美的女人。

  維多利亞時期對于女性地位的定義與當時社會的性壓抑有很大的關系。性如洪水猛獸,讓人避而不談,但又讓人難以抗拒。于是這個時期的女性,一旦在婚前踩了性這顆地雷,就等于葬送了一生。但對于男性,卻有著讓人匪夷所思的寬容,男性在婚前的鬼混被視作理所當然。

  在這樣一個時代,純潔的,不諳世事的德伯家的苔絲,被惡少亞歷克誘奸。順應時代的潮流,開始了不被原諒不得善終的人生。在失去貞潔之后,苔絲遇到了真愛克萊爾,一個有教養的年輕人。二人心心相惜,互相愛慕。失去貞潔的苔絲經歷了無數番內心的斗爭之后,終于決定答應克萊爾的求婚,并打算在婚前向克萊爾坦白一切。

  然而一坦白愛情就成了泡沫,克萊爾在新婚之夜拋棄了苔絲。而后苔絲開始痛苦的治愈之旅,不幸再次被亞歷克糾纏,在痛苦絕望之際,苔絲屈服于亞歷克的糾纏??巳R爾終于回來了,苔絲對亞歷克的恨集中爆發在一把刀。亞歷克死于苔絲的刀下,苔絲在克萊爾的身邊被捕。

  哈代的作品分為三種:性格與環境的小說;羅曼史與幻想的小說;精于結構的小說?!短z》屬于第一種。所以在這本書里,環境描寫十分精彩,人物心情、性格以及命運走線都能在環境描寫里找到線索??梢哉f很適合做環境描寫的教科書。

  比如克萊爾在夏日黃昏彈豎琴時,苔絲聽到琴聲后走向他的一段環境描寫:

  苔絲不覺來到了園子的邊緣,發現這里已經多年沒有整治了,如今一片潮濕,長滿了雜草。有些梗長花茂的雜草,散發出一股股刺鼻的氣味,它們那紅色、黃色、紫色的顏色,構成了一幅多彩圖,如同人工培植的鮮花一樣絢麗。還有一些多汁的野草,用手一碰,就騰起一團團薄霧般的花粉。她就像一只貓似的,悄悄穿過這片繁茂的雜草,裙子上沾上了沫蟬的泡沫,腳底下踩碎了蝸牛殼,兩手()染上了薊汁和鼻涕蟲的粘液,裸露的胳膊也抹上了黏糊糊的樹霉。這東西在蘋果樹干雖是雪白的,但在她的皮膚上卻留下紅色的斑點。她就這樣走到了離克萊爾很近的地方,并且沒有讓他發現。

  在這段里,顏色是絢麗的,氣味卻是刺鼻的,感受是潮濕和黏糊糊的。兩個年輕人的互相吸引和互相欣賞,如這園里的多彩的雜草一般妙不可言,但這雜草的氣味卻是刺鼻的,兩個年輕人的愛情是苦澀的。而潮濕和黏糊糊似乎是無法摒棄又讓人惡心的過去所帶來的感受。

  在苔絲和克萊爾時常情不自禁地見面時有這樣一段描寫:

  黎明時分和黃昏時分,天都是灰蒙蒙的,但有不同。在朦朧的晨曦中,似乎光亮是活躍的,黑暗是沉寂的;而在朦朧的暮色中,黑暗卻是活躍的,并在漸漸加深,光亮反而在昏昏欲睡。

  在因某件事而擁有特別的心情時,周遭的一切,日光、蟬鳴、樹葉、雨滴、云層、星光等等都將被賦予神的意志,擁有了情緒和思想,幫助你記住當下的刻骨銘心。很久之后,你見到日光不是日光、蟬鳴不是蟬鳴、樹葉不是樹葉,雨滴、云層、星光都是陌生的、無趣的存在,只因心情是無法粘貼復制,也無法孿生的。

  關于苔絲悲慘命運的緣由:到底是她的性格決定了命運還是命運決定了性格呢?說不清。

  在苔絲所接受的聊勝于無的家庭教育,并沒有教會她如何對付男人們的套路。以至于她在失去貞潔之后,抱怨她的媽媽沒有提早告訴她男人不安好心,沒有提醒她要提防什么,而她也沒有機會像上等人家女兒那樣通過看書長見識。

  苔絲的媽媽說:“我是想,我要是對你說了他的癡情,說了這片癡情會引起什么后果,那你就會跟他擺架子,失去機會。說到底,這是人的本性,也是上帝的意愿。也罷,我覺得咱們總得往好的方面想。”苔絲的媽媽應該算是苔絲悲慘命運的原因之一。

  再講到克萊爾,他當真是一個新婚之夜發現妻子不完美的可憐男人。在我看來,他拋棄苔絲時惡狠狠的一面,完勝于他的可憐。而亞歷克也不是個十足的惡棍。我認為他對苔絲有過真心,一次又一次厚顏無恥地出現在苔絲的面前,懇求得到她。當然,亞歷克的占有欲表現得還是蠻明顯的。

  做一個十足的惡棍,就像把一百道選擇題全部猜錯一樣,非常有難度的。

  在女權逐漸崛起的時代,去看《苔絲》這本書,在女權的本質上,以及女權的意義上,或可有不一樣的認識。前段時間去翻了一個“兩性專家”的微博,這個專家表示智商145,閱讀量也十分驚人,出了好幾本書,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對不對?但是呢?她有個邪說:吞精可預防先兆子癇。

  所以你們懂的,這個專家到底是不是專家。我要說的是她的一套關于兩性相處的理論:女人要降低標準甚至改變自己去擇偶或者迎合配偶,要找比自己長相低一分的男人,也有一堆什么降Pu,升mv的歪理。嗯…我要表達的是,在男女平等的現在,沒必要去為了迎合男人而塑造自己。雖然兩性相處中會有包容體諒,但這和刻意迎合,還是有本質區別的。

  也沒有一套完整的理論可以搞定一個人的人生,隨著生活的快節奏,人們從善變已經進化到瞬息萬變階段。理論是要靠實踐積累、推理總結和反復驗證之后才能得來,跟不上人類進化的節奏,不適合用來指導成長。當然,我主要不服她是因為,在她的理論里,我這種長相,是一輩子都泡不上吳彥祖的。

  泡不上吳彥祖的人生,還有意義?人還是要有夢想的。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德伯家的苔絲》是哈代著稱于世的“威塞克斯系列”中的一部力作。小說描述了一位純潔姑娘的不幸命運。主人公苔絲是一位美麗的農家少女,因受東家少爺誘迫而失身懷孕。從此,這一恥辱的事實剝奪了她接受真正愛情的權利,致使新婚之夜遭丈夫遺棄。后來,萬般無奈之中,她重回了少爺的懷抱,不料,就在這時她那有名無實的丈夫拖著病驅千里歸來,苦苦尋覓。苔絲為了自己真正的愛,毅然殺死同居的少爺,在與丈夫短暫歡聚后,走上了絞刑臺。

  父親德伯的愚昧無知,對于金錢的貪婪推使苔絲跌下了社會的的深淵;而亞雷的邪惡無恥則將苔絲少女的所有美好夢想化為灰燼,促使她遇上了改變她人生的第三件事——與安璣·克萊相愛。而正是這個安璣·克萊,這個有著天使之名的懦弱男人——最終造成了苔絲的悲劇。有人會說安璣·克萊才是真正該批判的人,但是無疑他生活在那個時代,他需要時間來釋放自己,不可忽視的是,安璣·克萊是愛苔絲的,至少那愛是真的,而不是像亞雷一樣,只有肉欲,把苔絲當做自己的玩偶。所以我認為苔絲的悲劇應該是當時的時代所釀成的,或許在現代社會也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過對于像苔絲一樣的人來說,生存的機會就多了。合上書,我想鞭撻當時的社會,指責亞雷的無恥行徑,藐視安璣的懦弱,同情苔絲的悲慘遭遇。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這是我第二次讀這篇小說了,可從次數上來看雖是第二次,實質上只能說是第一次,或者說是一次多一點點。我第一次看這篇小說的時候才只是一個小學生,對文學作品的理解能力有限,而且讀得也很粗略,那時,我對《苔絲》的唯一印象就是挺好看的,苔絲這個人物挺可憐的,除此以外便所剩無幾了,根本沒有把自己融入整個情節中去,根本沒有對苔絲這個悲劇性的人物作過任何有意識的評價,根本沒有想過苔絲一步一步走向毀滅是與其性格,與她所處的環境是如此密不可分。這一次閱讀,我不敢說我已經看懂了,但我對整個情節有了比以往更深刻的了解。

  《苔絲》的作者托馬斯·哈代在這篇小說中體現出了他悲觀的宿命論,主人公苔絲陷入悲慘境地,但她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濟于事,改變不了命運的安排與戲弄,最后走上絕路。但她走上絕路,絕不像某些低俗小說那樣一味追求情節曲折而硬讓主人公死去,而是有其一定的必然性。在故事的開端,當苔絲的父親約翰·德比被告知自己這樣一個貧窮小販竟是古代德伯家族——一個十分高貴顯要的家庭的后裔后,她的父母要她去有錢的德伯太太家攀親戚,她天性純樸,厭惡趨炎附勢,不同意去,但后來,她由于擔心喝得酩酊大醉的父親半夜外出送蜂密進城會出現意外,才與弟弟一起替父親跑一次腿,然而途中卻出現了意外——她家唯一一匹趕車的馬被軋死了,失去一匹馬對他們這樣一個貧困的家庭來說就是失去了用以維持生活的工具。在埋葬這匹衰老枯瘦的馬時,幾個孩子們都放聲大哭,苔絲沒有,“他臉色蒼白,沒有表情,似乎認為她自己是謀殺者”,書中是這樣描寫的。然后她帶著一種負罪感――是她自己的疏忽大意才使家庭的生活出現了危機,和她對父母的孝順,對弟弟妹妹們的關愛,以及她強烈的責任感——必須使家庭擺脫困境的責任感,去了德伯太太家攀親戚,也導致了她被亞歷克·德伯玷污,給她日后的生活蒙上了一層抹不去的陰影。她的孩子在死前,她堅持要讓這個不清白的小小的肉欲的產物受洗禮,也是強烈的責任感趨使她這樣做的。如此說來,苔絲性格中最不容忽視的一點便是她強烈的責任感了,正如苔絲堅決地要把與亞歷克·德伯的那一段不快的往事告訴她所深愛,并且也深愛她的丈夫安吉爾一樣,她原本可以完完全全地把這件事隱藏起來,說像她母親教她的,然而,苔絲沒有,她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安吉爾,書里這樣寫道:“她說得很輕,但很堅決。”苔絲把這件事告訴了安吉爾,而不愿意隱瞞事實,致使安吉爾承受不住打擊而與她分居,也正是源于她那責任心,不是嗎?現在看整篇文章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段吧,就是苔絲殺了亞歷克后追上安吉爾的時候:“……克萊爾停住腳步,以詢問的目光望著苔絲。‘安吉爾’,苔絲說,好像她一直等待著他們停步時克萊爾會這樣看著她,‘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追你嗎?我要告訴你我把他殺了!’她這么說的時候臉上露出令人同情的慘淡微笑。”“令人同情的慘淡微笑”,你能想象一個人在殺了人后所露出的這種表情嗎?如她自己所說的“我殺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把他殺死的。不過,安吉爾,為了你,也為了我自己,我非這么做不可。”顯然,苔絲把殺死亞歷克看成是她應盡的責任,是她必須完成的任務,為她自己,也為她丈夫。亞歷克是籠罩在她心頭的陰影,亞歷克死了,她只覺得如釋重負,只覺得自己是完成了任務,所以她急著要告訴她丈夫,這大概也就是她臉上會露出微笑,而不是殺過人后的慌亂、驚恐無措。因而在她生命的最后五天——與安吉爾在一起的五天——一生中最幸福的五天中過的生活是恬靜的,她的心情也是平靜的,她對待死亡的坦然也感染了逮捕她的人,“她站起身來,整了整衣服向前走去;那些人還一個也沒有起步。‘我準備好了’,她平靜地說。”我想,苔絲或許是帶著幸福,甚至是帶著滿足感死去的,因為她覺得她死了,再也看不見安吉爾會看不起她了。這從她被逮捕前所說的話中是可以看出來的。

  至此為止,我所說的都是苔絲,也許你會問起安吉爾為什么會接受不了苔絲曾被亞歷克玷污并產有一子這一殘酷事實而提出與她分居,他不是很愛苔絲嗎?難道他對苔絲的愛并不是高尚的嗎?那么,我要說,他是因為太愛苔絲了,他心目中的苔絲是如此美麗,如此善良,是一切純潔的象征,他忍受不了他眼中所見,心目所想的苔絲有任何過錯,他努力扼殺自己對苔絲的感情,他覺得那個屬于他的苔絲已經不存在了,在他眼前的,已經不是他以前所深戀的苔絲,而是有著苔絲形貌的另一個女人。新婚之夜,也就是苔絲把往事告訴他的那個夜晚,也就是他們開始分居的那個夜晚,他曾夢游,抱著苔絲走到了樹林中,把苔輕輕放在一口棺材中,看過這篇小說的人一定不會忘記他當時所一直重復說的那一句話:“死了,死了,苔絲,我的妻子死了,死了。”在他的心中,最最美好的那個苔絲死了,不存在了,他的悲痛,他的絕情,他的棄苔絲而去的行為,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失去了當初最真最純的苔絲。

  至于亞歷克,我不想多說,他給苔絲帶來的災難是顯而易見的,他對苔絲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出自他對苔絲的愛,因為愛是高尚的,他對苔絲只有情欲可言,絲毫沒有愛的根據。然而,苔絲并沒有因為亞歷克給她帶來的打擊而不純潔,她自始至終都是那么的純潔,善良,都顯得那么美麗。

  上文也就是我對《苔絲》的一點感想,寫好后,一陣輕松,這些話,一直是我在閱讀過程中想要說的,在這里一吐為快,真是爽心。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苔絲》被稱為英國文學和世界文學的瑰寶,出版于十九世紀末,作者是英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一個聳立在維多利亞時代和新時代交界線上的憂郁形象”——托馬斯。哈代。

  《苔絲》寫的是社會把一個純潔、質樸、正直、刻苦、聰明、美麗的農村姑娘逼得走投無路,終于殺人而被判絞刑的故事。這是一個悲劇,它無情地批判了社會現實,也從一個側面揭露了英國上流社會的腐朽墮落,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苔絲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姑娘,但作為女人,她擁有迷人的外表。漂亮的臉蛋,和恰到好處的身材。哈代給這個人物以重墨描繪,那就是著重寫了她的外在形象。這個形象年輕美貌,天真活潑。給我映象最深的是她性感的嘴唇,和她唇上的曲線。粉嫩嬌艷,如花沾露的唇,再加之細致分明,乖巧柔美的線條,在顧盼流轉間,不動人也難。就是這樣一位年輕美麗質樸的姑娘,她善良純真的天性卻被狠毒自私的上流社會的一位青年貴族亞力克利用欺騙,始終不能擺脫亞力克的陰影,而走向黑暗的深淵。她無力擺脫這種悲慘命運,只能用極端扭曲的方式對加在她身上的壓迫進行反抗??墒沁@反抗又有什么用呢?只不過是大海中的一朵浪花,瞬間就會消失,被人們所遺忘,完全不可能動搖整個冷酷殘忍的社會。所以說,只靠個人力量的反抗,根本不起作用。這也是人性乃至社會的悲哀。

  當她好不容易逃離亞力克的魔掌,隨后去農場工作,并遇見了自己今后所愛的人——克萊爾,克萊爾欣賞苔絲的純真可愛,在工作中交流頻繁,感情不斷升溫,最后墜入愛河并義無反顧地結婚了。就在幸??煲獊砼R時,因為苔絲的對過去不堪往事的吐露,導致兩人從幸福的高空一下子跌入了現實的谷底??巳R爾因為接受不了這一事實,毅然離開苔絲,遠走他鄉,無情地拋棄了可憐的苔絲。就是這樣一位遭到命運戲弄的可憐人兒,想要與愛的人在一起幸福生活,就連這樣一個簡單平凡的愿望也沒法實現,最終走投無路,惶惶不可終日,再加上亞力克的騷擾,她萬念俱灰,對生活完全失去了希望,而動了殺念,殺死了侮辱她的,一直讓她痛不欲生的亞力克。在殺死了亞力克之后,苔絲并沒有為此后悔難過,而是一下次輕松了,因為死對于她來說是一種解脫,她終于自由了。她以死來證明自己對愛情的忠誠,來成全自己和克萊爾純潔美好的愛情而沒有遺憾。亞力克也為當初拋棄苔絲而感到后悔,帶著巨大的悲痛與歉疚歸來,并與即將被處死的苔絲度過了她生命最后五天快樂的時光。但是他失去了一個深愛她的人,一個把他當做生命一部分的人,一個可以為了他去死的人??墒呛蠡谝呀泚聿患傲?,因為他的自私和所謂的虛偽道德的約束,而使苔絲陷入悲慘的境地。對于苔絲來講,克萊爾是她的希望,是她一切快樂的源泉,她為認識他而感到幸福,可是克萊爾把她最后一點希望也給抹滅了,即使后來克萊爾請求苔絲的原諒,以及在苔絲死后懷念追憶她,也無濟于事??梢哉f,克萊爾也間接促成苔絲的死亡,但是直接促使她走向死亡的還是這個社會,是社會的悲劇。其實社會中像苔絲這樣的可憐人很多,他們雖然身份卑微,但他們作為獨立的人格,不應該被社會歧視拋棄,而是應該為他們提供一個可以傾訴的平臺。這樣才不會出現如此多的悲劇。

  如果說卡門的美在于野性叛逆,簡愛的美在于倔強頑強,那么苔絲的美一定在于純凈自然,她是大自然的女兒。她的純潔就像藍天一樣,雖然偶而會被烏云遮住,可是當烏云散去,世界上最純凈透明的依然是藍天。雖然小說女主人公身份低賤,遭受了無恥之徒的玩弄和侮辱,歷經重重磨難,最后走上了錯誤的道路,但我們依然贊美苔絲不屈服于命運,敢于和不公平命運做斗爭以及為愛奉獻的精神,她單純善良的形象將永遠留在我心中,揮之不去。

  德伯家的苔絲讀后感

  在課余閱讀了《德伯家的苔絲》這本書,在讀完這部小說以后有很深的感受為苔絲的遭遇感到同情。哈代曾經說過:“對一個女人的道德的評判,不應當根據她的過去而應當看她的傾向。”

  同情之余,也為她那種為了追求愛情不畏世俗的眼光,不向亞雷德伯屈服的精神感到敬佩。書中在她從德伯家回來后,“在她母親知道真象說‘發生這種事,別的女人都這么做’而苔絲果斷說出:‘也許所有別的女人都要這樣,只有我不’”從此就可以看出苔絲向傳統的觀念發出了挑戰。

  書中的開始,苔絲家雖然貧窮但過的還可以,而當苔絲的父親約翰·德比被告知自己這樣一個貧窮小販竟是古代德伯家族―一個十分高貴顯要的家庭的后裔后,她的父母要她去有錢的德伯太太家攀親戚,她天性純樸,厭惡趨炎附勢,不同意去,但后來,她由于擔心喝得酩酊大醉的父親半夜外出送蜂蜜進城會出現意外,才與弟弟一起替父親跑一次腿,然而途中卻出現了意外――她家唯一一匹趕車的馬被軋死了,失去一匹馬對他們這樣一個貧困的家庭來說就是失去了用以維持生活的工具。在埋葬這匹衰老枯瘦的馬時,幾個孩子們都放聲大哭,苔絲沒有,“他臉色蒼白,沒有表情,似乎認為她自己是謀殺者”,書中是這樣描寫的。然后她帶著一種負罪感――是她自己的疏忽大意才使家庭的生活出現了危機,和她對父母的孝順,對弟弟妹妹們的關愛,以及她強烈的責任感――必須使家庭擺脫困境的責任感。

  正是由于她的這種責任感和受她那貪慕虛榮的父母的驅使,被迫去了德伯太太家攀親戚,也導致了她被亞歷克·德伯玷污,給她日后的生活蒙上了一層抹不去的陰影。她的孩子在死前,她堅持要讓這個不清白的小小的肉欲的產物受洗禮,也是強烈的責任感趨使她這樣做的。如此說來,苔絲性格中最不容忽視的一點便是她強烈的責任感了,正如苔絲堅決地要把與亞歷克·德伯的那一段不快的往事告訴她所深愛,并且也深愛她的丈夫安璣一樣,她原本可以完完全全地把這件事隱藏起來,說像她母親教她的,然而,苔絲沒有,她把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安璣,書里這樣寫道:“她說得很輕,但很堅決。”苔絲把這件事告訴了安璣,而不愿意隱瞞事實,致使安璣承受不住打擊而與她分居,也正是源于她那責任心,不是嗎?現在看整篇文章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段吧,就是苔絲殺了亞歷克后追上安璣的時候:“……克萊爾停住腳步,以詢問的目光望著苔絲。‘安璣爾’,苔絲說,好像她一直等待著他們停步時克萊爾會這樣看著她,‘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追你嗎?我要告訴你我把他殺了!’她這么說的時候臉上露出令人同情的慘淡微笑。”“令人同情的慘淡微笑”,你能想象一個人在殺了人后所露出的這種表情嗎?如她自己所說的“我殺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把他殺死的。不過,安璣,為了你,也為了我自己,我非這么做不可。”顯然,苔絲把殺死亞歷克看成是她應盡的責任,是她必須完成的任務,為她自己,也為她丈夫。亞歷克是籠罩在她心頭的陰影,亞歷克死了,她只覺得如釋重負,只覺得自己是完成了任務,所以她急著要告訴她丈夫,這大概也就是她臉上會露出微笑,而不是殺過人后的慌亂、驚恐無措。因而在她生命的最后五天――與安璣在一起的五天――一生中最幸福的五天中過的生活是恬靜的,她的心情也是平靜的,她對待死亡的坦然也感染了逮捕她的人,“她站起身來,整了整衣服向前走去;那些人還一個也沒有起步。‘我準備好了’,她平靜地說。”我想,苔絲或許是帶著幸福,甚至是帶著滿足感死去的,因為她覺得她死了,再也看不見安璣會看不起她了。這從她被逮捕前所說的話中是可以看出來的。

  至此為止,我所說的都是苔絲,也許你會問起安璣為什么會接受不了苔絲曾被亞歷克玷污并產有一子這一殘酷事實而提出與她分居,他不是很愛苔絲嗎?難道他對苔絲的愛并不是高尚的嗎?那么,我要說,他是因為太愛苔絲了,他心目中的苔絲是如此美麗,如此善良,是一切純潔的象征,他忍受不了他眼中所見,心目所想的苔絲有任何過錯,他努力扼殺自己對苔絲的感情,他覺得那個屬于他的苔絲已經不存在了,在他眼前的,已經不是他以前所深戀的苔絲,而是有著苔絲形貌的另一個女人。新婚之夜,也就是苔絲把往事告訴他的那個夜晚,也就是他們開始分居的那個夜晚,他曾夢游,抱著苔絲走到了樹林中,把苔輕輕放在一口棺材中,看過這篇小說的人一定不會忘記他當時所一直重復說的那一句話:“死了,死了,苔絲,我的妻子死了,死了。”在他的心中,最最美好的那個苔絲死了,不存在了,他的悲痛,他的絕情,他的棄苔絲而去的行為,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失去了當初最真最純的苔絲。

  至于亞歷克,我不想多說,他給苔絲帶來的災難是顯而易見的,他對苔絲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出自他對苔絲的愛,因為愛是高尚的,他對苔絲只有情欲可言,絲毫沒有愛的根據。然而,苔絲并沒有因為亞歷克給她帶來的打擊而不純潔,她自始至終都是那么的純潔,善良,都顯得那么美麗。

  正是安璣這樣一個矛盾的結合體,在他身上,既有一定的開明思想。

  讀完整部小說,聯想到平時有朋友說的“相愛的兩個人就必須相互坦誠、相互信任。”掩卷沉思,真的要這樣嗎?在現代的社會,愛情有時候也會徒有虛名的。曾在網絡上看到過有人這么說:“我不相信愛情,但我需要愛情。就像生存,必須要有空氣。”

    下一篇:沒有了
    四川快乐12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