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英《三姝媚·過都城舊居有感》原文譯文賞析

由鎮圳供稿

  這是一首感舊傷懷詞,萍蹤浪跡的詞人吳夢窗一日路過都城臨安,來到當年曾棲息過的住處看望,但見荒草填門,井垣頹敗,不禁感觸紛紜,情不自勝,于是吟成此詞,以抒襟懷。下面是小編為大家收集的關于宋詞:吳文英《三姝媚·過都城舊居有感》原文譯文賞析。希望可以幫助大家。

吳文英《三姝媚·過都城舊居有感》原文譯文賞析

  《三姝媚·過都城舊居有感》

  宋代:吳文英

  湖山經醉慣。漬春衫、啼痕酒痕無限。又客長安,嘆斷襟零袂,涴塵誰浣。紫曲門荒,沿敗井、風搖青蔓。對語東鄰,猶是曾巢,謝堂雙燕。

  春夢人間須斷。但怪得、當年夢緣能短。繡屋秦箏,傍海棠偏愛,夜深開宴。舞歇歌沈,花未減、紅顏先變。佇久河橋欲去,斜陽淚滿。

  【譯文】

  那湖光山色仿佛也看慣了我的醉熏熏的嘴臉,滿身都是啼痛酒跡,漬污了我的春衫。我再一次來到京都臨安客居,想到殘破污濁的衣服,再也無人縫補洗涮,不免感到哀傷。熱鬧的街頭巷陌門徑一早已經荒蕪了,我沿著殘破的斷瓦殘垣,看到的是微風輕輕地吹拂著荒草野蔓。東鄰的屋里傳來燕語呢喃,那是一對曾在朱門大院居住過的雙燕。我知道人間的歡樂是非常短暫的,仿佛一場短短的春夢很快就夢醒了。只可惜當年,美好的夢竟然是那樣的短暫。在錦繡的帷幄中彈奏秦箏,依傍著海棠花纏綿繾綣,在深夜里歌舞盛宴。到現在那歡樂的歌舞早已經渺無蹤跡,雖然花兒的顏色還沒有褪減,但是人的紅顏早已改變。我站立在河橋上不想離去,斜陽下,辛酸的淚水早已經溢滿了我的兩只眼睛。

  【賞析】

  這是一首感舊傷懷詞,萍蹤浪跡的詞人吳夢窗一日路過都城臨安(今杭州),來到當年曾棲息過的住處看望,但見荒草填門,井垣頹敗,不禁感觸紛紜,情不自勝,于是吟成此詞,以抒襟懷。

  上闋著重描寫故居現時的荒涼景象。開頭三句交代自己自離開故居之后這許多年來的飄零生涯:“湖山經醉慣。”寥寥五字便作了一個形象的概括。“湖山”表現浪跡江湖;“醉”意味著借酒澆愁,生不得意;而“慣”則表示這樣的生活已習以為常,成為習慣。為了進一步形象化,詞人以“漬春衫,啼痕酒痕無限”加以具體描寫。陸放翁有“衣上征塵雜酒痕,遠游無處不銷魂”的詩句,詞人在這里以酒痕啼痕濕漬春衫表現自己的飄零生涯,比陸詩分量更重,其悲苦程度也更勝一籌。“又客長安”乃“過都城”的點題之筆,“長安”不過是一個借喻,實指南宋都城臨安。“嘆斷襟零袂”二句自畫出詩人窘困落魄的形象:衣衫襤褸,尚且積塵染垢,無人替他收拾洗涮。按詩人吳文英一生未曾入仕,只做過一點掌管文書的小職務,生活經常窮苦落魄,他曾有“幾處路窮車絕”的詞句自訴境遇的困頓窘迫。

  “紫曲荒門”以下三句寫自家故居今日敗落的景象:“紫曲”系京都巷陌的稱謂,在紫門朱院的映襯下,自己的門前長滿荒草,院中的井臺破敗不堪,蔓草披離,在風中搖曳著……更令人觸目傷懷。“對語東鄰”三句用的是劉禹錫“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典故,系指舊居東鄰的家門亦已敗落,而今為平民所居,那巢中棲著的還是當年華屋下的燕子。詞中不僅寫自己舊居的荒蕪,也寫東鄰的變遷,這就較為廣闊地寫出世事的滄桑和朝廷的傾軋,暗示出南宋王朝的內部矛盾斗爭,和日益走向衰敗的頹勢。

  下闋側重描寫昔日故居的繁華,由今撫昔,更表現出詞人內心的傷痛。“春夢人間須斷”是一句飽含哲理的警語,也是詞人憑吊舊居后的一聲深沉的感嘆:春夢是短暫的,而且其中斷也是必然的,“世間哪有不散的筵席”?這是古往今來一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真理。誰也不能責怪夢緣的轉瞬即逝,然而過去的記憶畢竟是讓人留戀的。“繡屋秦箏”三句是對昔日美好記憶的展示:繡屋中箏聲陣陣;海棠花在階前傍著人兒開得那般嬌艷;夜深了、酒宴才開;輕歌曼舞更增添了歡樂的氛圍……“舞歇歌沉”三句是追述當年的情變:就在那時,歌方停,舞才歇,花還盛開著,不知為何,她便變了心,從此就再無信息……唉,昔日的悲歡都像夢一樣逝去了,又如東流水般永不再返。久久地站在河橋邊眺望自家荒草叢生的故居的詞人要走了,卻又舍不得離去,在夕陽影里,詩人的眼中滿含的是苦澀辛酸的淚水。“佇久河橋欲去,斜陽淚滿”實在是一個漂亮的結尾,它不僅最后點明了詞人悵觀故居的方位和距離,而且使我們看到了詞人煢煢憑吊的身影,河橋一斜陽;佇久一欲去一淚滿,既有環境、時間,又有動作、情緒,這二者交融滲透,創造出一個多么充滿詩意、多么富有內蘊的鮮明獨特的意境呵!

  擴展閱讀:吳文英人物成就

  縱觀吳文英的一生,沒有任何重大的政治活動可言,游歷范圍也大致局限于江、浙兩地,他之所以在南宋馳聲傳名,主要是由于他那些哀艷動人的詞篇。吳文英的《夢窗詞》存詞三百余首,在南宋詞人中僅次于辛棄疾。其內容除部分酬酢之作外,有不少是抒發“綿綿長恨”的戀情詞,其中的長篇《鶯啼序·殘寒正欺病酒》,極言相思之苦,所表達的低回纏綿、生死不忘之情催人淚下,其藝術感染力遠非那些描寫幽會歡情的艷詞可比。在措詞、用典、結構上無不刻意求工,因而在古今長調中享有極高聲譽,廣為后人傳誦。

  戀情詞以外,《夢窗詞》中還有不少哀時傷世的作品。吳文英生活的時代,元已代金而起,南宋政權已岌岌可危。面對風雨飄搖的時局,吳文英既不能奮起吶喊,只能通過寫景詠物,傷今感昔,表達對國事的憂思。在他的詞中,或傷戚宋室的衰微,或隱喻南宋君臣的偷安,或描寫山河的凋敝荒涼,或痛悼被迫害的忠臣良將。同時,又夾雜著對人世滄桑的感嘆,把家國之感與身世之痛融為一體,其沉郁哀傷之情隨處可見。當然,較之于陸游、辛棄疾等人的愛國詩詞,吳文英的憂懷國事之作顯得蒼白、消極。

  擴展閱讀:吳文英個人作品

  吳文英被稱為“詞中李商隱”,在南宋詞壇,吳文英屬于作品數量較多的詞人,存詞有三百四十余首,其《夢窗詞》在數量上除辛棄疾、張炎外鮮有人與之抗衡;就題材而言,這些詞大體可以分為三類:酬酢贈答之作,哀時傷世之作,憶舊悼亡之作。

  吳文英樂以詞人和江湖游士的身份與人結交,交游很廣。從其著作《夢窗詞》中考察,與他有詞作贈酬關系的就有60多人,包括有文人、政客、普通市民與手工業者等各階層的人物。他與施樞、方萬里、馮去非、沈義父等皆為筆緣之友,晚年又與周密結成忘年交。

  詞集《夢窗甲乙丙丁稿》4卷,收入《宋六十名家詞》。

  清人周濟對他的評價甚高,在其《宋四家詞選》中將其與辛棄疾、周邦彥、王沂孫并列為兩宋詞壇四大家之一。

  黃升《中興以來絕妙詞選》編定于淳祐九年(1249),卷十錄吳文英詞九首。


相關文章:

1.《清平樂令·簾卷曲闌獨倚》原文|譯文|賞析 

2.舒亶《菩薩蠻·畫船捶鼓催君去》原文|譯文|鑒賞

3.蔣氏女《減字木蘭花·題雄州驛》原文|譯文|賞析 

4.《滿庭芳·紅杏香中》原文及譯文

5.《唐多令》宋詞全文譯文及鑒賞

6.《蒼梧謠·天》譯文注釋及賞析

    熱門標簽

    四川快乐12开奖视频 在线配资炒股多少钱 网络捕鱼娱乐 安徽11选5一定牛遗漏 广东省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一分快三app下载链接 如何看现货k线图 云南股指期货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七 金牛配资网是否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