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殊《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鑒賞及譯文答案

由美玲供稿

  《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是由晏殊所創作的,作者以景起興,逐漸轉向歌筵現場,敘寫舉酒話別時的真情寄語,在相見渺茫的惆悵中收束,寥寥幾筆,把離別場景勾勒得鮮活而動情,也透露了晏殊被貶后急于回京的心情。今天小編在這給大家整理了一些關于《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的鑒賞,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

  宋代:晏殊

  湖上西風急暮蟬。夜來清露濕紅蓮。少留歸騎促歌筵。

  為別莫辭金盞酒。入朝須近玉爐煙。不知重會是何年。

  《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譯文

  傍晚夕陽斜照,微風吹過湖面,蟬鳴不歇。夜晚降臨,顆顆清露點綴在紅蓮之上,煞是可愛。稍作停留后便騎馬趕赴即將開始的酒宴。

  在即將離別的時刻,切莫推辭杯中的美酒?;爻笠喽嗫拷噬?,才能仕途平穩,只是至此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歡聚一堂。

  《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注釋

  浣溪沙:詞牌名,原為唐代教坊曲名。又名“浣沙溪”“小庭花”,雙調四十二字,上片三句三平韻,下片三句兩平韻。

  湖:指南湖,在商丘城南。

  急暮蟬:指傍晚的蟬聲十分急促。

  紅蓮:紅色蓮花。

  少留:同“稍留”,即片刻停留,稍作停留。少:稍微,略微。

  歸騎(jì):指將歸之人。騎:一人一馬的合稱。促:就,近。

  為別:分別。

  金盞。華美的酒杯。

  須:應當。近玉爐煙:意為接近皇帝。

  玉爐:指朝廷、宮室的香爐。舊稱帝都為玉京,朝廷、宮室為玉臺,帝王用的香爐因亦稱玉爐。

  《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創作背景

  此詞作于公元1028年(宋仁宗天圣六年)秋,晏殊將離開商丘回京時。天圣五年(1027年),三十七歲的晏殊因其剛峻的性格被貶知宋州(今河南商丘市南)。次年晏殊被召回京,拜御史中丞。這首詞描寫的便是回京前夕友人為其在宋州南湖餞別的場景。

  《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賞析

  這首詞上片描寫夜宴時的景色,為使歸客稍有停留,催促為餞別準備的歌宴早點安排。下片寫出了惜別之情,請求歸客多飲幾杯酒,他們的友誼是深厚的,因為在分別后,即使呆在朝廷,也不一定有這么輕松快樂,而這次離別后又不知何時才能再見面,也隱隱含有回朝之念。詞人心緒幽傷纏綿,尤其能想象到對方的心情,推己及人,意境深遠綿長,柔情繾綣,深婉入微。全詞含蓄委婉,于寧靜淡泊中寓寄詩人內心深處的不平。

  作者以景起興,逐漸轉向歌筵現場,敘寫舉酒話別時的真情寄語,在相見渺茫的惆悵中收束,寥寥幾筆,把離別場景勾勒得鮮活而動情,也透露了晏殊被貶后急于回京的心情。

  上片以景物起筆,點出了離任的時間——暮夏時節。細膩描摹四季景象的遷轉,是晏殊詞述說情懷的鮮明特色。此處景物不僅暗示了時間的推移,更重要的是透露了心情的變化。人在黃昏暮色中,感覺到西風拂面,暑氣襲來,似乎蟬也焦躁不安,加速了鳴叫。因為離別的焦慮,所以暮蟬之“急”乃是最強烈的感受。

  夜色來臨,周圍的氣氛變得安靜,人的情緒也稍微平靜,于是安靜下來欣賞那被清露打濕的紅蓮,頓覺神清氣爽。心情的平穩才促使離別者坐近“歌筵”,參與這餞別的盛宴。上闋的三句,蟬聲“急”意味著歸人心急,“少留”意味不愿久留,“歸騎”暗示歸心似箭,“促”是坐近,卻也暗示著催促上路的心情,字句之間透露出晏殊迫切歸京的心情。

  下片選取了筵席間話別的情景來呈現離別的情意。作者猶如摘錄了友人的話來營造現場感。“為別”二句可視為送別者對晏殊的寄語。

  一勸他“莫辭金盞酒”。因為這酒杯中盛滿了摯情厚意;二勸他“須近玉爐煙”,希望他回朝后應盡可能多接近皇帝,才能仕途平穩。這直白的言語在離別時分絲毫不顯做作,也沒有世故庸俗之感,只是朋友間誠樸的心聲。送別的話大概也澆中了晏殊復雜的心緒塊壘,于是他深長地感慨“不知重會是何年”,向歌筵中的友人們表達了依依不舍之情。

  這首小令內容雖取自普通的日常生活場景,然敘事婉轉,立意含蓄,語言清雅不膩,確是一篇淡雅內斂之作。

  《浣溪沙·湖上西風急暮蟬》作者介紹

  晏殊【yàn shū】(991-1055)字同叔,著名詞人、詩人、散文家,北宋撫州府臨川城人(今江西進賢縣文港鎮沙河人,位于香楠峰下,其父為撫州府手力節級),是當時的撫州籍第一個宰相。晏殊與其第七子晏幾道(1037-1110),在當時北宋詞壇上,被稱為“大晏”和“小晏”。

    熱門標簽

    四川快乐12开奖视频 2020年开码现场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股票 大盘 疯狂飞艇走势图 什么是股票趋势线 贵州体彩11选五中奖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秒速飞艇长龙稳赢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广西快三三军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