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譯文及賞析

由美玲供稿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是由杜牧所創作的,此詩從題材上來說屬于應酬之作,但是由于詩人與張祜同是懷才不遇,深有感觸而發,故而這首和詩寫得很有真情與深度。今天小編在這給大家整理了一些關于《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的譯文及鑒賞,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

  唐代:杜牧

  七子論詩誰似公,曹劉須在指揮中。

  薦衡昔日知文舉,乞火無人作蒯通。

  北極樓臺長掛夢,西江波浪遠吞空。

  可憐故國三千里,虛唱歌詞滿六宮。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譯文

  建安七子論作詩哪個比得此公?曹植劉楨也應當在您指揮之中。

  雖知當日推薦禰衡有個孔文舉,可嘆沒有人再作“乞火”的蒯通。

  朝廷的樓臺常常牽動您的魂夢,像那西江波濤遠遠遮蔽天空。

  可惜您“故國三千里"的名句,白白地傳唱在皇帝的后宮。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注釋

  長句:指七言詩。

  七子:指建安七子孔融、陳琳、王粲、徐干、阮瑀、應玚、劉楨。

  曹劉:曹植、劉楨,二人是當時著名的詩人。

  薦:舉薦。衡:禰衡。文舉:孔融字文舉。禰衡是漢末辭賦家,性格剛強??兹趷燮洳?,上書推薦他。句后原注:“令狐相公曹表薦處士。”令狐相公即令狐楚。

  “乞火”句:乞火:用漢代蒯通典故,詳見《漢書·蒯通傳》。蒯通當時任曹參門客,曾為兩位隱士說好話,使曹參重用他們。令狐楚表薦張祜,穆宗問元稹,元稹貶低張祜,穆宗終不用張祜。

  北極:指北極星,此處喻朝廷。掛夢:夢中思念。

  西江:從西面來的大江,即長江。張祜居地丹陽(今江蘇丹陽)近長江。

  可憐:可惜。故國三千里:張祜《宮詞》:“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河滿子,雙淚落君前。”

  六宮:皇帝的后宮。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創作背景

  該詩作于會昌五年(845),杜牧時任池州刺史。張祜,見《登池州九峰樓寄張祜》注。張祜有《江上旅泊呈池州杜員外》,此即唱和之作。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賞析

  此詩從題材上來說屬于應酬之作,但是由于詩人與張祜同是懷才不遇,深有感觸而發,故而這首和詩寫得很有真情與深度。

  首聯盛贊張祜詩才高絕:他的才華高過建安七子,連曹植與劉楨都不在話下。這顯然是杜牧對張祜的過譽之詞,但由于是古人贈答詩中常見的客套話,也就無足深怪。

  頷聯敘述張祜的不平遭遇:他曾得宰相令狐楚的薦舉,就像當日孔融推薦禰衡一樣;但是他卻沒有遇著蒯通那樣的人為之旁敲側擊說好話,卻碰到了說壞話的元稹,以至于終身沒有得到施展抱負的機會。此處詩人使用正反兩個典故,十分含蓄而得當。

  頸聯表現張祜對朝廷不改其忠貞,隱居鄉野之間也不放棄自己的志向:他在夢中還一直牽掛朝廷,他的胸懷就像流經住處的長江一樣浩大,有并吞萬里長空之勢。以“北極”比喻朝廷是詩中所常用的,而下句的“西江”既在形式上與上句的“北極”構成對仗,是對自然環境的描寫,也是張祜胸懷抱負的曲喻,在修辭上十分巧妙。

  尾聯歸結到張祜文才高妙而不得重用的不幸遭遇上:他所作的《宮詞》,在皇帝的后宮中被宮女們廣泛傳唱著,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這并不能對他的身世遭遇有所改變,所以說是“虛唱”;而“故國三千里”,一方面是張祜《官詞》的原句,另一方面也是暗示張祜隱居鄉野之間,距離朝廷十分遙遠。全詩就在這深沉的慨嘆之中戛然終止,給人留下無窮感嘆。

  此詩使用典故巧妙自然,感情真摯深沉,寫得有氣勢,表現了杜牧對張祜的贊賞。當時的詩人鄭谷,故稱有詩吟詠此事:“張生故國三千里,知者惟應杜紫微(指杜牧,曾任紫微舍人)。”

  《酬張祜處士見寄長句四韻》作者介紹

  杜牧(公元803-約852年),字牧之,號樊川居士,漢族,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唐代詩人。杜牧人稱“小杜”,以別于杜甫。與李商隱并稱“小李杜”。因晚年居長安南樊川別墅,故后世稱“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

    熱門標簽

    四川快乐12开奖视频